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网络 >> 红包 >> 正文

鱼精蛋白短缺引焦虑 业内称药业“独家生产”风险大

2017-03-23 19:29:11
鱼精蛋白短缺引焦虑 业内称药业“独家生产”风险大

两个多月前,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外科教授吴钟凯被告知:鱼精蛋白缺货。这是一种每支不过两元左右、一场手术只需七八支的老药,这位心脏专家在其数十年的从医生涯中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9月中旬,鱼精蛋白短缺事件先后在京沪爆发,大小医院手术叫停,医生连夜奔走借药。据称,鱼精蛋白目前的供应量只能达到正常需求的1/4,短缺危机至少要持续到明年第二季度。

此前毫不起眼的鱼精蛋白为何会高调“失踪”?对此,医院、药厂及相关行政部门各执一词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:廉价“老药”正面临生存危机。

如果没有这场空前的短缺事件,吴钟凯不会特别注意到鱼精蛋白这种药。在一场复杂的心脏外科手术中,这种低调的“老药”是绝对的配角。

医院

“洛阳纸贵”被“搭售”

鱼精蛋白是一种碱性蛋白,主要在鱼类的成熟精子细胞核中作为核精蛋白存在。在心脏手术中,为了防止凝血,需使用肝素,但大量使用肝素会导致出血。而鱼精蛋白能够抑制肝素、减少其副作用。因此,心脏手术必须用它,每场手术约用七八支。

鱼精蛋白注射液一盒5支,售价约10元,每支两元多,也就是说,一场心脏手术约需使用15元钱的鱼精蛋白。

7月初,在得知该药可能短缺之时,吴钟凯以最快的速度行动了起来。两个多月以来,中山一院迅速联系各小医院和中大的各教学点,四处搜罗这种药。

与此同时,广州医药公司副总经理刘允坚也开始忙碌起来,“各家医院都来联系我们。”这几天,他陪同一家医院的负责人赴京沪,拜访几家有该药生产批文的药厂。

“缺口太大了,估计现在的供应量只能满足医院正常需求的1/4。”虽然已有药厂加快生产,但刘允坚认为,短缺危机短期内难以解决,“乐观估计到明年第二季度才能全面缓解。”

原本廉价的鱼精蛋白一夜之间“洛阳纸贵”,医院被迫各显神通――有药剂科的医生透露,他们在求购鱼精蛋白时,有存货的药厂提出必须搭售肝素钠,而且是限量搭售。“买一箱肝素钠,才配一盒"鱼精蛋白"给我们,太不合理了。”

被迫无奈,非紧急手术只能先放一放,有的医院选择向行政主管部门求援救急;还有大医院匆忙派人四处向尚有存货的各级小医院“借药”。

按理说,这是一种临床必用的老药,有固定销路,可如今为何会突然出现短缺呢?

吴钟凯介绍说,鱼精蛋白具有一定的生物活性,要低温保存,但又不能冷冻,不宜久放。这种特性决定了它只能“现用现做”,不可能有大量库存。而且,它只能从鱼的精子中提取,不能化学合成,产量受限制。

药厂

有批文为何不生产?

更重要的是,国内药厂对鱼精蛋白的生产积极性低下。国家药监局数据库显示,以下企业拥有鱼精蛋白的生产批文:多多药业、凯悦制药和上海第一生化药业,北京斯利安药业则有生产原料药的资格。

然而,截至2011年,全国仅有上海第一生化药业一家生产鱼精蛋白,今年7月,这根“独苗”却被指“暂时停产”。 以上就是关于“鱼精蛋白短缺引焦虑 业内称药业“独家生产”风险大”的内容,希望大家看的开心,看的愉快,也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分享本网站,让更多的人看到本站的“鱼精蛋白短缺引焦虑 业内称药业“独家生产”风险大”内容,谢谢!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